首页 >> 服装知识

至孙杨穿回安踏运动品牌争斗的背后

时间:2021年11月26日

孙杨穿回安踏,运动品牌争斗的背后

相比前1天公然穿着个人同时结合了艺术+文化+生活体验援助商品牌361 登台领奖,孙杨做出妥协,不过他身披5星红旗入场,胸前的安踏logo也用5星红旗贴纸遮住,用这样 双保险 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态度。

前1天晚上,孙杨在首夺200自游泳冠军站上领奖台时身穿个人援助商361提供的服装引发争议。依照国际体育界的惯例,运动员或运动队参加比赛时穿着运动队援助商的服装,但是在领奖台等场合要穿着所属国家奥委会援助商的服装。

安踏作为中国奥委会的战略合作火伴以来1直为中国体育代表团提供领奖服 冠军龙服和1系列生活设备。2017年安踏又成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官方体育服装合作火伴,具有包括领奖服在内的中国奥委会的最顶级权益。

作为运动员保护自己援助商利益本无可厚非,这也是忠实实行合约义务的表现,所以自从2011年361 签约至今,极少能在孙杨身上见到除361 之外其他运动品牌。而个人援助商与团队援助商冲突,孙杨也不是第1次采取 应变措施 ,2017年天津全运会期间作为浙江省代表团旗手的孙杨,就用国旗挡住了代表团援助商卡尔美的标志,不过这1次他采取了更加大胆的做法,直接穿着自己援助商品牌站上领奖台。

这也是为何中国体育代表团和中国奥委会的官方合作火伴安踏表达了对孙杨着装的强烈不满,要知道同1国家的运动员身着不同的领奖服登台,在世界体育史上史无前例。即使是强如迈克尔乔丹,也只是在1992年巴萨罗那奥运会登上冠军领奖台时用国旗遮挡锐步的商标,这类做法也为后世广为称赞,毕竟这样既没有背规又尽量保护了个人援助商NIKE的权益。

孙杨公然拒穿中国奥委会官方合作火伴安踏为中国体育代表团官方提供的领奖服冠军龙服,毫无疑问是背规行动。与队友季新杰同站在领奖台上,由于二者着装不同看上去像是来自两个不同的国家,这也被部份友指责疏忽国家形象。

对此,安踏方面反应强烈,据了解安踏总裁郑捷已在事发当晚星夜奔赴雅加达处理此事,安踏也在声明中表示 个人利益决不能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我们相信中国代表团对背纪背规的事件,将会有公正的严肃的处理决议 。

或许是感遭到从安踏方面传导过来的压力,孙杨在第2天选择妥协。在雅加达亚运会男子800米自由泳决赛中,中国选手孙杨以7分48秒36成绩,力压日本选手竹田涉瑚和越南选手阮光辉,打破亚运纪录夺得金牌,赛后他穿上了由安踏提供的领奖服登上领奖台,但他继续通过披国旗+遮盖logo的 双保险 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态度。

不过到目前为止,中国体育代表团方面并未就此事公然回应。

受害者不止安踏,谁来保障援助商权益

与表达强烈不满的安踏不同,此次事件的另外一主角361 并没有直接回应,不过也能够理解,毕竟或许此时最好的方式就是保持沉默,借助孙杨的精彩表现进行营销。

361 不但是孙杨本人和孙杨所在的国家游泳队援助商。同时,361 也连续3届成为亚运会官方合作火伴,为亚运会提供了官员、裁判、工作人员、火把手、拉拉队、安保等1系列官方人员的服装与运动设备。

孙杨引致的361 与安踏的援助争端,从赛事组委会的层面来讲没有影响。361 运动服也好,安踏领奖服也罢,只要不违背组委会的相干规定,组委会便管不着孙杨穿哪件衣服领奖。

但是,孙杨穿衣事件还真不是单纯的运动设备商之争。目前各界的讨论声音中,大部份疏忽了1个细节:孙杨首日领奖时穿的衣服,还有其他商业品牌标志。

这件黄色运动服的左右手臂位置,还分别出现了吉祥汽车和华为光荣的中文和LOGO标志。二者均是孙杨个人的援助商。这让人很是费解,要知道依照亚运会相干规定,非运动品牌类商业标志不得出现。

具体的规定源于1份名为《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关于2018年雅加达-巨港亚运会的商业指引》的文件。文件中第I点第2条中规定制止除服装或运动设备生产商之外的商业标志,出现在运动员或其他亚运会参与者的衣服、配饰,或其他穿着设备、比赛设备上。吉祥和光荣与运动用品风马牛不相及,属于被制止暴光的种别。

现在孙杨这任性1穿,除是个人与代表团 商讨 ,说严重点乃至还是跟亚运会官方 对着干 。

在商业品牌暴光的层面上,跟官方 对着干 的竟然还有游泳队本身。孙杨、王简嘉禾等中国游泳选手的泳帽上出现了显眼的乳制品品牌养乐多的标志。养乐多是中国游泳队的援助商,在世锦赛等对商业标志暴光相对宽松的赛事上长时间露出。但亚运会的规章条文对商业标志暴光有更严格的规定,按条文来讲养乐多标志存在背规嫌疑。

另外,在本届亚运会的援助商名录中,存在上述品牌的同类产品。以电子类产品为例,与华为光荣同为品牌的3星电子本届亚运会援助商。从1998年曼谷亚运会开始,3星电子连续援助6届亚运会,也是亚运会历史上最长的官方援助商。虽然我们不清楚组委会与3星是不是存在竞品排挤协议,但根据过往大赛经验,这类条款会存在,以保护援助商利益。

正如早前俄罗斯世界杯,克罗地亚球员洛夫伦在边线喝了非世界杯官方援助商品牌的饮料,结果被罚款。这是竞品排挤协议生效的结果。它作为1种保护援助商的权益被收录到整份援助合同中。

援助商为赛事顺利举行提供财力物力支持,像奥运会、世界杯等国际大赛都通过制定严格的商业品牌暴光条款,保护赛事本身知识产权的同时也保护援助商利益。《商业指引》文件中的规定一样体现这类保护的初衷。否则任意1个商业品牌把自己的标志印制到运动员的各类全系列共有黑、灰及深蓝3种配色衣饰上来做广告,赛事很容易变成1个自由的广告场。这通常并不是赛事主办方愿意看到的局面。

不过,截至发稿时为止,亚运会官方并未对吉祥、光荣、养乐多等品牌的露出跟进处理。特别是泳帽作为比赛设备的1部份,按理事前要交由组委会审批是不是准予使用。但在20日晚上的比赛,养乐多的标志仍然出现在中国运动员的泳帽上。养乐多究竟以甚么样的名义得以通过组委会审核,暂时不得而知。

这次雅加达以 接盘 情势承办亚运会,引发很多关于亚运会影响力日渐不足的讨论。从孙杨穿衣事件来看,亚奥理事会如果真的制定了商业标志暴光限制规定,终究却没法落实,则可见其履行力何其孱弱。见微知著,亚运会的衰败多少能在官方身上找到1些问题所在。

孙杨妥协,但运动员利益应当更加遭到尊重

回到本次事件的主人公,孙杨在明知登上领奖台时要穿着所属国家奥委会援助商服装却公然对抗,毫无疑问成了规则的破坏者。作为1名运动员,他不可能不知道规则的重要性,但他终究却甘于冒着遭受处罚的风险,摸索底线,而当感遭到某种压力以后,他又选择回到比较稳妥的做法。

孙杨敢这样做,首先取决于他的个人实力。在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首日的比赛中,孙杨就斩获游泳男子200米自由泳冠军,这样他就成为集亚运会、世锦赛、奥运会男子200、400、1500米自由泳全部金牌的历史第1人。在第2天的比男子800米自由泳决赛中,他又以打破亚运纪录的成绩取得本届亚运会第2枚金牌。可以说,孙杨是现今中国体坛当之无愧的1哥,两年后的东京奥运会上,孙杨也是中国军团需要依仗 的重要气没有最高力,这让他有了博弈的筹马。

事实上,本次事件孙杨固然背规在先,但支持他的友亦不在少数,有人认为孙杨用实际行动证明了酷爱国家,穿甚么衣服领奖并不是甚么大问题。更有人士表示孙杨作为国家队1员,只是义务为国家出战拼得荣誉,这与CBA此前出现的易建联拒穿李宁事件不同,毕竟孙杨从国家队取得的只是平时训练补助和夺冠后奖金,而易建联从联赛领取的高额薪水中就有CBA官方战略合作火伴李宁的援助费。

孙杨所得利益与集体从援助商那里取得的丰富受益不成比例,运动员与运动队的利益分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本质上来说,此次事件矛盾的核心并不是运动员代表孙杨与代表团援助商安踏。随着明星运动员个人的影响力日益变大,个体的利益应当更加遭到尊重,而这需要规则的不断完善。

欢迎关注华衣

服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逐日推送服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欢迎关注服装加盟

服装加盟分享平台

连接服装品牌与服装代理商,全力打造中国服装络招商加盟平台!

欢迎关注童装圈

童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逐日推送童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最初诞生的时候叫:Buckle

欢迎关注亵服圈

亵服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逐日推送亵服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杨大筠

“花小钱”品牌也能成超级IP ?

任何企业对利润要求和寻求,可谓永无止境,没有最高,只有更高。最期待的状态应当就是,不花1分钱广...